厂人仄仄_

别说些故事与酒的鬼话,等到真正有故事的那刻,闲敲棋子,推杯换盏,抬头望着灯影明晦,只想沉默。


剑仙难得一邀稷下贤者赏月。 
可惜贤者不饮,只望剑仙独酌。 
无人对酒让李白失了些许兴味,好在庄周倒是健谈,不算辜负清风明月的雅致。 
从诗赋至长安,二人相谈甚欢。末了,庄周打趣道: 
“久闻剑仙诗负盛名,不过皆赠与败下客。今日庄某不与剑仙比试,可有缘得诗?” 
李白旋即含笑摆首:“不才。” 
“无妨,不勉强剑仙。”只是贤者眼中流露一丝怅然。 
“不过嘛,白自有相赠。” 
庄周一愣,紧接着李白起身,手执酒盏推送至他面前。 
庄周抬头,便见月光下竹影斑驳,恰映出杯中酒一顷流光。 
李白俊逸眉眼间笑意满盈。 ...

尘汪汪_信邦综合症晚期:



【刊名】《醉生梦死》


【CP】酒鱼


【级别】全龄向


【规格】B5


【主催】尘尘


【副催】溪执


【文手】瑞鹤 溪执 祭苍海 竹由 舜行 岁姜 伏羲 阿仄 秦慕


【画手】sato 清水 盹酒 秦慈 九蟲 sako 浮笑 旧疆 Rey 尘尘


【页数】待定


【字数】待定


【价格】待定


【赠品】待定


预计在暑假产出。通贩...

【酒鱼】夜雪访

※五一快乐,劳动光荣
※酒鱼深夜三十分
※ooc严重,慎

*一夕吾醉访庄,然至其门,吾又归也。

子夜雪霁皎辉映,满园芳落空枝静。
滚酒冷凝客无心,昔圆今缺月有意。
借醉起身踏雪痕,望雪忽忆心头人。
不知稷下身何处,但记逍遥去时路。
又冀故人不绝情,且做夜雪访客行。
需行即携烛灯盏,庭前无路径雪满。
寂林近得兽啸长,空谷远有雀啼短。
天降号怒北朔风,易阻吾等难通行。
薄裘不蔽衾凉透,越岭方得风渐停。
愈念浪沧任公子,笑讽山叟白头翁。
初见贤者在长安,歌舞升平盛世名。
剑仙肆醉倒芳丛,裙袂浮云罕驻足。
却逢稷下庄子休,青衣蹁跹胜万千。
自此妆粉再无色,倾心唯欲思佳偶。
有心不负痴情者,终得意中人垂怜。
山河崩裂与君别,几时暗许...

【云亮】终极

¤短小,双箭头但未捅破
¤伪科学口胡,ooc严重,慎

如红宝石般绚烂的云霞绽放又转瞬归于虚无,急聚坍缩而迸发,极速迫近而来的美感,仿佛渗透人的灵魂,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自己浩瀚无垠的星际间是无比渺小。

当满目的红消散。

“你觉得宇宙的终极是什么?”

“……?”

上将一时语塞,他没料想到素来淡漠的指挥官突如其来的发问。

或者于他而言,他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去形容刚刚从导航仪上投影出来的A-15星云大爆炸所传递的震撼。

如果那便是宇宙的终极。

“终极,大概就是所有物质类的高度压缩,无阻力的凝聚力将所有物质类汇聚成一个奇点?”上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方才心中所感...

【酒鱼】三生石(3)

※酒鱼深夜三十分,无脑甜饼大坑,依旧混更
※三生三世梗
※主酒鱼 ooc严重,画风突变,慎

【壹世】

林深竹翠,墨叶影浓,有二仙对酌其中。

周身素锦白袍的男子举杯,正欲饮酒,忽瞥见对面的那位剑眉紧锁,心中不觉了然,轻轻放下酒杯打趣道:

“真是难得啊,不羁的狐仙也有如此凡俗的一面。”

“星君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李白苦笑着摆首,“罢了,你若是遇上我这等烂摊子,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星君抿唇,微微一笑:“虽说小仙主司凡间事,不过也算悉知那凡间痴男怨女,无外乎一个情字难解。不知是哪家璧人惹了狐仙桃花?小仙倒是愿意帮你排解排解。”

“呵,无心之人执司命……”

李白哂笑一声后,便只顾低头...

【酒鱼】彼方

※循环 陈粒《当我在这里》产物
※第一人称,意识流,ooc严重,慎

“你来漠北做什么,这里可不及长安半分好。”

“我在等一场雪,最好是鹅毛大雪。”

李白说这话的时候,仰头灌了一大口酒,额前散落的发丝覆盖了轻扬眉睫。

我心里暗笑他的迂,极旱之地连雨丝都是罕有的,上哪找雪去。于是我大笑,但嘴上依旧称赞他志向远大,颇有大鹏扶摇九万里之气。

他也附和着大笑,末了,敛起笑意起身道:“时候不早了,先告辞。”

我也不挽留。待我埋头干完碗底仅存的一口烈酒,他已侧身撩起毡帘出了帐子,不多时,帘外隐约传来他胡诌的不知名的歌谣。

“路漫漫,无定河畔水澹澹
山迢迢,忠魂义骨青天遥
人归去,难复来
君王陈俎豆
恰似...

【日子】(2)

※主邦信,酒鱼,沿用了酒鱼知乎那篇的世界观,排雷
※普通人设定,中长多插叙,ooc严重,慎

就感情的事来说,那时候韩信觉得李白那股子冲动劲其实比自己强得多。

李白心心念念的学长闹绯闻,对象是个男的,他急得在宿舍上蹿下跳,后来庄周那绯闻对象成了李白,韩信可急得在宿舍上蹿下跳。

“咋的了这是,给哥说说哥给你出气?”李白不紧不慢地嘬口茶,刚得爱情滋润的他看啥都顺眼,连带怼韩信这种日常嘴欠都和蔼可亲。

韩信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连紫毛都忘喊:

“刘邦找我开场子!”

“噗 ——咳,咳咳…… ”李白一口茶水没憋住,表情十分懵逼,“你再说一遍?”

“龌龊,你瞧瞧你,极其龌龊!”韩信...

【日子】(1)

※主邦信,酒鱼,沿用了酒鱼知乎那篇的世界观,排雷
※普通人设定,中长多插叙,ooc严重,慎

“我怎么看上你这号的,”韩信冲着杀得昏天暗地的那位扪心自问,“当时我招子坏了?”

“难保,八成是废了。”刘邦抬手摁枪,又崩掉几个脑袋。

“别介呀,你说我这浓眉大眼当初哪个小姑娘不喜欢,多少个往我这凑小爷我都不稀罕呢。” 见刘邦没理,韩信不耐烦地把遥控器甩到他身上:“哎,哎,能不能消停会儿。”

“我又不是小姑娘,不打游戏凑你吗?”刘邦杀得狠了,狞笑着应他。趁着换弹的空档扯头又把遥控器扔了回去,砸得韩信生疼。

“×,你怎么这么记仇啊。”

韩信翻白眼,那方刘邦正赶着被围攻,忙活拼...

三生石相关的一个小段子

※贰世人间

那日秦缓闷在药房里研究医术,正对着书上的一处疑难自言自语,忽地发觉头上一凉。

他回身,只见身量不足自己高的庄周努力踮起脚,两手举着一本书,那架势似是要打架,不觉有些发笑:

“你这是干什么?”

“秦郎中,我我我……”被人察觉的小庄周连忙收回手,出于本能地把脖子瑟缩了一下,双腮憋得通红,“我在学字词。”

“那你打我做甚?”

“狐,狐仙和妲己姐姐教我的!他们说压鹊无声就是是这个意思……”小庄周的声音渐渐低下,最后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好像并没有错呀。”

“……”

隔天,名医扁鹊怒出新医书三本,分别是《这样吃狐更营养》、《这样吃狐更健康》以及《这样吃狐更养生》。

【酒鱼】三生石(2)

※酒鱼深夜三十分,无脑甜饼大坑,依旧混更
※三生三世梗
※主酒鱼 ooc严重,画风突变,慎

【壹世】

狐仙李白开始严肃地考虑给小蝴蝶起个名儿,好歹人家是自己用法力变的。

“你咋不说那是你生的呢,”

苏妲己美目一翻,不屑地吐出两片瓜子壳,继而将双手伸向相貌约摸六七岁孩童的小蝴蝶:“这模样倒是俊俏,可惜不像你。来来来,让姐姐好生瞧瞧,再给你想个好名字!”

李白没做声,笼在流云纹袖下的手轻捻细指,妲己只觉眼前一道白亮,随即连忙收起被变回原型的狐爪子,冲他啐了一口。

“登徒子!我不就是看看嘛!”

“按辈分你得叫我世伯,一天没大没小,也得让你晓得点分寸。”李白头上的双耳微微颤了颤,笑含一抹狡黠...

1 / 2

© 厂人仄仄_ | Powered by LOFTER